中文/English
红楼梦世界
点击注册 忘记密码
红楼梦世界
已有帐号?点击登录
学林文海佳语存珍视影画说红楼
鲁迅谈《红楼梦》

《中国小说史略》第二十四篇:《清之人情小说》

论宝玉之爱

——宝玉亦渐长,于外昵秦钟蒋玉函,归则周旋于姊妹中表以及侍儿如袭人晴雯平儿紫鹃辈之间,昵而敬之,恐拂其意,爱博而心劳,而忧患亦日甚矣。

论宝玉之悲

——颓运方至,变故渐多;宝玉在繁华丰厚中,且亦屡与“无常”觌面,先有可卿自经;秦钟夭逝;自又中父妾厌胜之术,几死;继以金钏投井;尤二姐吞金;而所爱之侍儿晴雯又被遣,随殁。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

论文本

——盖叙述皆存本真,闻见悉所亲历,正因写实,转成新鲜。


《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 》

第六讲 清小说之四派及其末流

说故事

——...由此可知《红楼梦》一书,说尾大部分为作者自叙,实是最为可信的一说。

说价值

——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底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中国小说史略》第二十六篇《清之狭邪小说》

——《红楼梦》方板行,续作及翻案者即奋起,各竭智巧,使之团圆...... 虽意度有高下,文笔有妍媸,而皆摹绘柔情,敷陈艳迹,精神所在,实无不同,特以谈钗黛而生厌,因改求佳人于倡优,知大观园者已多,则别辟情场于北里而已......

——《红楼梦》方板行,续作及翻案者即奋起,各竭智巧,使之团圆,久之,乃渐兴尽,盖至道光末而始不甚作此等书。然其余波,则所被尚广远,惟常人之家,人数鲜少,事故无多,纵有波澜,亦不适于《红楼梦》笔意,故遂一变,即由叙男女杂沓之狭邪以发泄之。如上述三书,虽意度有高下,文笔有妍媸,而皆摹绘柔情,敷陈艳迹,精神所在,实无不同,特以谈钗黛而生厌,因改求佳人于倡优,知大观园者已多,则别辟情场于北里而已。然自《海上花列传》出,乃始实写妓家,暴其奸谲,谓“以过来人现身说法”,欲使阅者“按迹寻踪,心通其意,见当前之媚于西子,即可知背后之泼于夜叉,见今日之密于糟糠,即可卜他年之毒于蛇蝎”(第一回)。则开宗明义,已异前人,而《红楼梦》在狭邪小说之泽,亦自此而斩也。!


《坟•论睁了眼看》

——人和人之差,有时比类人猿和原人之差还远。我们将《红楼梦》的续作者和原作一比较,就会承认这话大概是确实的


《三闲集•怎么写》

——我宁看《红楼梦》,却不愿看新出的《林黛玉日记》


《集外集拾遗补编•<绛洞花主>小引》

——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

——《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灾乐祸,于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偏碍。然而憎人却不过是爱人者的败亡的逃路,与宝玉之终于出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红楼梦》时的思想,大约也止能如此;即使出于续作,想来未必与作者本意大相悬殊。惟被了大红猩猩毡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现在,陈君梦韶以此书作社会家庭问题剧,自然也无所不可的。先前虽有几篇剧本,却都是为了演者而作,并非为了剧本而作。又都是片段,不足统观全局。《红楼梦散套》具有首尾,然而陈旧了。此本最后出,销熔一切,铸人十四幕中,百余回的一部大书,一览可尽, 而神情依然具在;如果排演,当然会更可观。我不知道剧本的作法,但深佩服作者的熟于情节,妙于剪裁。灯下读完,僭为短引云尔。


《集外集•<奔流>编校后记 》

——拉旧来帮新,结果往往只差一个名目,拖《红楼梦》来附会十九世纪式的恋爱,所造成的还是宝玉,不过他的姓名是“少年威德


《二心集•“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

——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


《伪自由书•言论自由的界限》

——其实是,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


《南腔北调集•谈金圣叹》

——这余荫,就使有一批人,堕入了对于《红楼梦》之类,总在寻求伏线,挑剔破绽的泥塘


《且介亭杂文•草鞋脚》

——自从十八世纪末的《红楼梦》以后,实在也没有产生什么较伟大的作品


《花边文学•看书琐记(一)》

——中国还没有那样好手段的小说家,但《水浒》和《红楼梦》的有些地方,是能使读者由说话看出人来的

——譬如我们看《红楼梦》,从文字上推见了林黛玉这一个人,但须排除了梅博士的“黛玉葬花”照相的先入之见,另外想一个...


《且介亭杂文末编•出关的“关”》

——例如《红楼梦》里贾宝玉的模特儿是作者自己曹氚,《儒林外史》里马二先生的模特儿是冯执中,现在我们所觉得的却只是贾宝玉和马二先生,只有特种学者如胡适之先生之流,这才把曹氚和冯执中念念不忘的记在心儿里:这就是所谓人生有限,而艺术却较为永久的话罢。


《集外集.文艺与政治的歧途》

——像贾宝玉林黛玉这些人物,都使我有异样的同情

—— 到北京后,看看梅兰芳姜妙香扮的贾宝玉林黛玉,觉得并不怎样高明


1

电 话:025-86303036关注官方微博:

邮 箱:hongloumengshijie@163.com关注官方微信:

地 址: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130号奥体名座F座12层

2011 - 2013 江苏红楼梦世界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30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