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红楼梦世界
点击注册 忘记密码
红楼梦世界
已有帐号?点击登录
红楼梦与中国梦
文/

法兰克福书展已顺利举办三日,跨超本《红楼梦》法兰克福书展特刊传遍了10个展区的每个角落,特刊头版专题文章“习近平与红楼梦、中国梦”引发热议,今天就这一话题,红楼梦世界董事长刘金星与德国著名汉学家吴漠汀展开讲座,详述其中渊源。


“跨超本红楼梦法兰克福书展特刊”中文版


“跨超本红楼梦法兰克福书展特刊”(左:德文  右:英文)




刘金星:今天在这里谈红楼梦与中国梦这个话题,是受吴漠汀先生的启发。他说,中国梦这个概念当下在西方引人关注,也可以说比较热,而跨超本《红楼梦》又是中国梦中一个有代表性的文化创新成果。为此,我就邀请他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最大的书展,每届书展都集散着、也积淀着人类最新的文明成果。在这样一个高端的平台上讲述一部民族的文学经典与一个民族共同梦想,以及这个民族一位领袖之间的关系,是十分有意思的事。


吴漠汀:在法兰克福讲这个故事,欧洲人特别是德国人会更有亲切感和强烈的共鸣。


刘金星:为什么?


吴漠汀:早在200多年前,就在这莱茵河畔的法兰克福,有一位最纯真的青春诗人叫荷尔德林,写下了著名的诗句人,当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后来,还是在法兰克福,一位哲学家叫海德格尔,通过不断的解读传播,让诗意栖居的思想传播全世界,成了人类生存状态的终极梦想。令荷尔德林意想不到的是,在东方的中国,至少比他早半个世纪,一个叫曹雪芹的人,已用大观园里一群少男少女的青春故事,以出神入化的艺术手法,无与伦比的真切生动,诠释了这个主题。


刘金星:哦,东西方这些大师们的梦是如此相通,令人惊叹!


吴漠汀:我在翻译《红楼梦》的过程中,深深感到中国文化太博大精深了。给我印象最深也最让我感动和神往的是大观园里宝玉和他的金陵十二钗们的青春岁月。


刘金星:如果让你成为红楼梦中人,你最想成为哪一个?


吴漠汀:当然是贾宝玉啦!


刘金星:哇,贾宝玉可是“绛洞花主”。就为了会有一群漂亮、纯真、有才华的少女围着你?


吴漠汀:是,也不完全是。


刘金星:那是?


吴漠汀:因为大观园如同伊甸园,宝玉和黛玉就是亚当和夏娃,他们无邪无恶,无忧无虑,他们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精神高贵,情感丰富,富有才华,他们自由烂漫,结诗社吟诗作画,庆生日击鼓传花,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湘云醉卧,雪里送红梅,月下联佳句,这些梦一样优雅的生活片段,构成了人类最美的诗意生存状态。

吴漠汀:在中国,红楼梦也被很多人看成是反封建反压迫的书,我发现其中渗透着平等、自由、博爱、悲悯、忏悔等大量毫不逊色于西方的价值观、审美观。红楼梦既是中国的经典,也是世界的经典,像《理想国》、《浮士德》一样伟大,既是中国人的青春梦,也是人类的青春梦,像《圣经》一样不朽。


刘金星:中国近代哲学家王国维说,红楼梦,哲学的也,宇宙的也,文学的也。法国文学评论家也称红楼梦为宇宙性杰作

既然是宇宙性杰作,创造这部杰作,又被这部杰作深深侵润着的中华民族的性格和梦想,就必然与其不可分割。

将红楼梦与中国梦联结起来的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11月29日,他当选党的总书记刚刚半个月,就隆重推出了中国梦!


吴漠汀:何为中国梦?

习近平的定义凝炼而博大: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中国梦

每个中国人都能实现自己美好生活的愿望,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就是中国梦。

国家梦、民族梦、百姓梦、大梦小梦,人人有梦,梦与梦相依相融,息息相通,万紫千红。

中国自古就是梦文化发达的国度,周公解梦,庄生梦蝶,黄粱美梦,南柯一梦……直到被毛泽东定评为与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等量齐观的《红楼梦》问世,中国的梦文化曾独秀于世界民族之林。然而近代以来,因连绵深重的列强凌辱、内部纷争、文化浩劫,中国人很久羞于谈梦做梦了,以至于一些人一味拜权拜物,连起码的风度礼仪都不顾,变得越来越猥琐世故、庸俗恶俗。这无论对于民族还是对于个人,都是可悲的。


刘金星:柏拉图说,好人做梦,坏人作恶。中国的现实和人类发展的趋势,都呼唤一位敢于做梦、善于做梦的领袖人物。他,呼应了这个历史性期待。

2013年以来,他发表了一系列关于中国文化的新观点:

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

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

要把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

这是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以来一直在反复强调的文化理念,也是他传达给全国人民的中华文化自觉与自信。他是一位拥有深厚中华文化底蕴又能包容尊重不同文明的伟大政治家,就在今年4月访问欧洲时,他对歌德、伏尔泰等西方文学大师表达了崇高的敬意,他还讲述了自己20多岁上山下乡在陕北农村艰苦劳作时,曾步行30里山路借阅《浮士德》的故事。

他与《红楼梦》的渊源可以上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1982年,他从京城来到当时还很贫穷落后的河北省正定县,担任县委书记。

当年电视剧红楼梦的导演、今天跨超本《红楼梦》的艺术顾问王扶林先生,忆起这段历史至今仍感佩唏嘘:那时他仅29岁。正定,是他政治生涯的起点,也是电视剧红楼梦的开端。在我们艰难的创作初期,假如没有他的添薪给力,也许就没有那次红楼梦文化的全民普及和跨世纪中兴。

在他当选党的总书记前夕,一些触角敏锐的海外媒体把他这个鲜为人知的传奇钩沉再现:他热情游说争取,让正定成为电视剧红楼梦的外景地,又果敢借贷数百万元建造宁荣二府。红楼梦拍摄成功后,这里一举成了年游客量上千万的文化旅游目的地。造福一方,富裕百姓。

2012年11月29日他发表关于中国梦的讲话。

从正定县到中南海,从红楼梦到中国梦,整整三十年,曹子笔法,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双梦相联。

20143月,他在访欧期间,亲切接见了用27年翻译《红楼梦》的旅法华人翻译家、99岁高龄的李治华先生,对这位跨文化骑士给予了极高赞誉。他还告诉李治华先生,2015年是曹雪芹诞辰300周年,国家将举办隆重的纪念活动。随即,他又电话指示中央有关部门做好纪念活动筹备工作。

他过去的实践经历和今天的身体力行,都在鲜明强烈地昭示我们,到中华经典文化中寻找中国梦的


吴漠汀:托尔斯泰在1906年写给辜鸿铭的一封信中说:中国人如果坚持使自己的行为不违背孔、道、佛三教的意义,世界上没有一个强国能够把中国屈服。

《红楼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大百科全书,也被西方人誉为中国的文学圣经。独独有它,对佛、道、儒三大传统哲学思想进行了扬弃性熔炼,取其精华;对经书诗词曲赋等中国代表性经典文化作品进行了创新性演绎,创造性转化,将其化为人情故事,日常生活,化为文化习俗,生存方式。


刘金星:在中国,读《红楼梦》,人们是愿意住进去的。

刘再复漂泊海外几十年总随身带着《红楼梦》,他说红楼梦在哪里,祖国和故乡就在哪里。

有人问旅美文化批评家查建英:如果你拥有一次时空穿梭的机会,你会选择哪里?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大观园吧。我想去红楼梦里转转。


吴漠汀:人类有两部写梦的伟大经典,一部是《圣经》,一部是《红楼梦》又名《石头记》。二书形神相通:皆刻在石头上(旧约摩西十诫也是石板书);分别塑造了一个伊甸园和大观园;均珍惜生命之水,一个用水洗礼,一个用水葬花;都用托梦的方式向人类宣示预言;同样文备众体、兼容并蓄。前者锲而不舍地把犹太民族的历史经典通过正典化提炼,持续进行传统修复,信仰优化,成就了雄视全球的西方主流文化,催生了美国梦;后者如三江源,对佛、道、儒三大干流进行了生态性涵养过滤,溉泽着华夏民族的精神家园,孕育了中国梦。


刘金星:习近平去年6月访美时坦陈:中国梦与美国梦相通。今年访欧时又说:希望用平等、尊重、爱心来看待这个世界,用欣赏、包容、互鉴的态度看待世界上不同的文明。

美梦华梦华美之梦,既已飙上了,岂能回避交流交锋。

因此,我认为,中国梦是中国共产党治国思想一次柔性的狂飙突进,唯有思想的纵情奔放,梦才不会折断翅膀;中国梦,是对意识形态藩篱的一次空前超越,也是当代中国各阶层愿景诉求的最大公约数,更是中华文明史上最宏伟的文化典范新创造。

由此,我坚信,红楼梦与中国梦,必将是:黄钟大吕交融交响,共鸣共筑中华信仰!


电 话:025-86303036关注官方微博:

邮 箱:hongloumengshijie@163.com关注官方微信:

地 址: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130号奥体名座F座12层

2011 - 2013 江苏红楼梦世界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30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