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87版第34集中宝钗所写之诗是什么?

两首《十独吟》(写生离死别)

其一 李清照(死别)

赌书空忆泼茶时,铁马敲风乱入诗

青女不谙霜雪苦,忍将剩冷锁残枝

其二 冯小青(生离)

烛花剪梦恨难双,雨暗罗衾泪暗江

一自孤山春尽后,荷花柳浪枕幽窗

右录潇湘妃子药余偶得十独吟十首之李清照冯小青二首

这两首诗是原书(程伟元、高鄂本)里没有的,黛玉曾作《五美吟》,脂批曰:此与后《十独吟》对应。但是续书里却没有《十独吟》,因此这两首诗是后人代颦儿写的。据说这两首十独吟是87版红楼梦的编剧周岭代拟的。87版的剧本是三位编剧分集分工创作的,最后由编剧周岭全部修改统稿。

释义:

其一 李清照(死别)此时黛玉已经病重,自知泪尽之期不远。

赌书空忆泼茶时: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一文中曾追叙她婚后屏居乡里

时与丈夫赌书的情景,文中说:“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 ,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

清,纳兰容若悼亡妻中“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曾用此典。

此句是黛玉、宝玉在一起时的快乐生活的生动描写。

铁马敲风乱入诗:黛玉写此诗时宝玉正值随北靖王远赴边境,由于当时边境叛乱不断,探春被迫远嫁和亲宝玉随行。自然铁马冰河皆如梦,连烟烽火乱入诗。这一句反映了黛玉担心宝玉安危的复杂心境。

青女不谙霜雪苦:“青女”本是神话中霜雪之神。《淮南子·天文训》:“至秋三月……青女乃出,以降霜雪。”高诱注:“青女,天神,青霄玉女,主霜雪也。”李商隐有《霜月》诗:“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忍将剩冷锁残枝:白居易的《长恨歌》中有“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连理枝比喻夫妻恩爱。“残枝”似指李清照寡居时的生活处境。

两句合解:司霜雪的青女,你体会不到寒冷的凄苦吗?如何忍心不遗余力的,为本就独处悲伤的人再添凄凉。

其二 冯小青(生离)

烛花剪梦恨难双:剪梦成蝶比喻双双对对,只是“冷雨幽窗不可听”,只得“挑灯闲看牡丹亭”;虽然“人间亦有痴于我”,奈何“岂独伤心是小青?”

冯小青原本是广陵(今扬州)的世家女。父亲冯紫澜,字凌波,广陵名儒。万历年中,以讽时之诗见怒于宰辅申时行,流岭南。其家被抄,女小青发为官奴。小青,小字玄玄,貌绝伦,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方破瓜之年而沦于勾栏。不数日,获救于武林名士冯千秋,遂为妾,与归钱塘。

至其家,大妇悍妒,不容。千秋无奈,于孤山下为小青购置旧屋一所,使其独居。其时孤山四面环水,陆路难通。大妇严令小青不可出屋,又禁其夫千秋前往探视。小青独居孤山,青灯照壁,冷雨敲窗,形影相吊,遂读《牡丹亭》以度漫漫长夜。自是“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千秋有亲名杨德修,为萧山令,常使其妻应氏泛舟至孤山探望小青。应氏劝小青另择佳偶,莫负锦样年华,则答曰:“宁作霜中兰,不作风中絮。”

历年余,小青终不堪大妇之虐,以诗诀于应氏,含恨而终,年方一十八岁。待应氏闻讯而至,其遗作已为佣妇付之一炬,仅余残稿若干。后人辑为《焚余集》行世。葬小青于孤山玛瑙坡。

民国间,柳亚子辑《小青遗事》,由杭州名伶冯子和出演,以所得之金将小青之墓修葺一新,柳亚子书其碑曰:明诗人小青女史之墓。不数年,情僧苏曼殊故世,择葬于小青墓侧。文革间,此二墓同苏小小墓俱被毁。惜哉,痛哉!!!

雨暗罗衾泪暗江:这一句实在值得揣摩,如前面所提这两首十独吟是87版红楼梦的编剧周岭代拟的。甚至在电视剧制作期间,为取得更好的艺术效果,诗稿也几经推敲更改。在电视剧33、34集中该诗稿共出现3次,前后竟然出现3种书写版本。而诗的内容基本一致,其中“雨暗罗衾泪暗江”一句原诗稿中为“泪满罗衾雨满江”;“荷花柳浪枕幽窗”一句原诗稿中题为“荷花柳浪叹幽窗”。可见编剧反复推敲、数易其稿,才吟成此句。借此足可见编剧及制作人员的认真态度和良苦用心。

从艺术角度来讲,“泪满罗衾雨满江”似乎合理,苦喻悲之切,痛之深。然而经修改后,一个“暗”更有诗意,也暗合了冯小青幽怨惆怅的心境。 “泪暗江”,那是多么惆怅的一个情景阿,一个弱女子站立江边,独自沐风雨中不禁泪洒江天。

一自孤山春尽后:孤山:位于西子湖畔,为躲避催氏淫威,小青移居此处。此处亦是宋代名人林和静隐居之处。小青尝喜收取梅花瓣上的积雪,用以烧制梅雪茶。红楼梦中妙玉也曾烧制梅雪茶,此处隐喻小青为清冷孤寒的梅花。

荷花柳浪枕幽窗:西湖,环湖一周的景点有一山和二堤。一山指的孤山,另有苏堤、白堤,曲院风荷等;除孤山梅花外,荷花、柳浪是西湖景致的另一特色。

两句合解似是:梅花落去,荷花、柳浪代枕幽窗竞逐芳华。

求红楼同人文,主角是王熙凤或薛宝钗的,不要耽美

展开全部 薛宝钗原型是曹雪芹之母薛宝钗的一首《临江仙·柳絮》作得荡气回肠。

柳絮的飘浮,开始与美好的春光挥手告别,意味着自此失去根基浪迹天涯,在全词中找不到一般小女子哭天抹泪的戚状。

相反,表现出对严酷现实的坦然,志存高洁是不变的情怀。

不容置疑的在全诗中绝对融入了曹雪芹创作的情感,根据《红楼梦》故事和曹家实际经历,确有激荡的政治斗争,众儿女都遭受重挫,“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历经浩劫的薛宝钗既没有“随逝水”,又拒绝“委芳尘”,独自担承,难能可贵之至。

曹雪芹称颂之词溢于言表,原著中虽藏龙雾雨,薛宝钗原型难免偶现尊容。

(一)惟有薛宝钗与荣国府情末了。

《红楼梦》的另一重要书名就叫《金陵十二钗》,所谓十二钗正册,警幻仙姑有解说“贵省女子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

下边二橱则又次之。

余者庸常之辈,则无册可录矣。

” 十二正钗都以“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收局。

死者有五:秦可卿悬梁自尽、元春暴病而亡、林黛玉久病而死、王熙凤自尽而死、迎春被孙绍祖虐待而死;为尼者有二:妙玉早先为尼,贾惜春看破红尘为尼; 外嫁者有一:贾探春的“奴去也”是远嫁了;守寡者有二:李纨长期孀居,史湘云在才貌仙郎损折后终身守寡; 迁出者有一:贾巧姐在家破后随刘姥姥住乡下;而曹雪芹笔下的薛宝钗归宿呢?她是位“高山晶莹雪”高洁者、“ 珍重芳姿昼掩门”贤淑者、“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坚贞者、更是位“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独守空房的封建守礼者。

因此脂砚斋等怀疑薛宝钗的身份不无道理,但他们不知薛宝钗原型是谁?(二)薛宝钗原型是曹雪芹之母不是空口无凭曹雪芹名沾,字芹溪、芹圃、梦阮,但自号三字“曹雪芹”大有讲究,隐“曹”谐“雪”以及“芹”意可纳。

曹雪芹三字第一次出现在《红楼梦》关于作者的证明里。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三字第二次闪亮是最早刊印本由程伟元作的序。

“《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删改数过。

”另外,敦诚、敦敏、明义、永忠、张宜泉等名流大腕知曹雪芹其人,职业作家,有的还过从甚密。

《红楼梦》文本的深度解读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1、曹字是核心价值,是曹沾(曹雪芹)之姓。

《红楼梦》里荣国府贾家对应的是曹家,众多读者能体会到,是主流民意,确是不成问题。

其中有姓氏隐,如《赤壁怀古》由曹操代曹雪芹家;有大事隐,如四次接驾、调京治罪,惟有曹家;有职业隐,如江南甄家是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荣国府贾家与江南甄家融为一体只能是曹家;有名联隐,荣国府正堂御题“荣禧堂”实是康熙帝御笔“萱瑞堂”的隐写,获此殊荣正是曹家。

2、曹雪芹之“雪”不寻常,是薛宝钗之姓。

《红楼梦》中用“雪”谐“薛”比比皆是。

“护官符”里有“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特指薛家。

另外“雪”谐指薛宝钗是公认的,有专利权。

第一是判词“金簪雪里埋”;“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第二是大观园已公开的秘密,地球人都知道。

如兴儿妙语“不是,不是。

那正经大礼,自然远远的藏开,自不必说。

就藏开了,自已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

”3、“芹”超前介入不容忽视,也是曹沾字芹溪和芹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曹雪芹才高八斗却自谦“芹意”,《红楼梦》中已经打入楔子,“芹”字在第一回就隆重推出。

甄士隐同贾雨村高人对白十分精彩,中秋之夜,“一轮明月,飞彩凝辉”,贾雨村问:“老先生何兴至此?”士隐笑道:“今夜中秋,俗谓'团圆之节',想尊兄旅寄僧房,不无寂寥之感,故特具小酌,邀兄到敝斋一饮,不知可纳芹意否?”雨村听了,并不推辞,便笑道:“既蒙厚爱,何敢拂此盛情。

”曹沾如此襟怀,特设“芹”之意,读者怎敢拂此盛情,熟视无睹。

4、引人注目地是曹雪芹在《红楼梦》还设计了若干草字辈后人。

不是巧合,更不是偶然,玉字辈之后就是草字辈,如贾兰(兰的繁体字是草字头)、贾蓉、贾蔷等,与芹溪、芹圃、雪芹等用名遥相呼应。

曹沾自号曹雪芹不是随心所欲的产物,而是潜龙在渊,平阳卧虎,交待自已是贾宝玉(原型是曹颙,兴趣者请读拙作)和薛宝钗的爱情结晶,曹沾在贾(曹)姓和薛(雪)姓中各取一字再加芹为自号。

四、鉴赏和品味《临江仙·柳絮》1、以《红楼梦》为蓝本:荣国府贾家用极珍贵的白玉装饰大厅,富丽堂皇,令人惊叹。

正值暮春季节,堂前的柳絮从柳枝上自然飘散,是那样潇洒和轻盈,只有春天才知道,它们沫浴在和煦春风中,不紧不慢地节奏是舞步,自然、欢快、流畅。

在轻移漫步中,有那么多蜜蜂蝴蝶疯狂追逐和抢占,欲夺为已有,一片争斗乱象,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柳絮何尝想过随波逐流,又何曾欲将安卧在鲜花之上或沃土之中。

从万千条柳丝上飘散无怨无悔,能同哪一朵相聚?能同哪一朵相别?一切随缘。

美好的春光千万不能笑话柳絮是无根无基的,志向在高在洁,有...

红楼梦87版第34集中宝钗所写之诗是什么?

比较《红楼梦》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异同,答案请简要列出要...

比较《红楼梦》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异同,答案请简要列出要...玉一生被聪明所误,宝钗被博知所误。

家庭背景上黛玉是独生女,性格难免孤僻、多疑,宝钗兄妹两个,她从小懂事,会协调人际关系。

黛玉和宝钗在性格上是两个方向,黛玉更加自我,宝钗善解人意。

但宝玉钟情于黛玉也正是因为黛玉超凡脱俗,不追求名利,更加的本我;宝钗虽然很讨长辈们的喜欢,但终究难得宝玉真心。

这就是两人的差异与处境。

匿名 ??6-19 23:52

对红楼梦林黛玉和薛宝钗的评价怎么写?

先来看黛玉。

我们还是从神话入手,从黛玉的象征之物入手。

宝玉的象征物是那块玉,他是真石头假宝玉,那么黛玉有没有象征物呢?有。

黛玉的象征物比宝玉要多。

黛玉的基本象征物是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上的一株小草,由于神瑛侍者每日灌以甘露,得以久延岁月,修成女体,所以黛玉的生命力是非常脆弱的,这就是她自幼多病、体弱的一个基本的原因。

她的生命力非常脆弱,这是第一个她的文化基因。

第二个文化基因,就是她的生命是神瑛侍者每日浇灌,用甘露浇灌,她才能够久延岁月,她的生命是来自于神瑛侍者,因此她对神瑛侍者具有生命上的依赖性,也就是说她极度依赖神瑛。

这就是林黛玉一刻都离不开贾宝玉的原因,一旦失去了贾宝玉,那么她的生命之水就枯竭了。

这样就造成了林黛玉的两个大缺点,一个就是她多疑、小性、爱生气,还有一个就是她过于依赖贾宝玉,她把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贾宝玉身上,惟恐失去贾宝玉。

但是她毕竟是具有神性的,因为她是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上的一颗小草,是神瑛侍者用甘露浇灌它,这颗小草是带有神性的,所以在林黛玉身上具有某种神性,就是非常高贵的品格。

第三点就是绛珠小草后来变成一个女孩,绛珠仙子。

那么她为什么也下凡呢?她和贾宝玉有所不同。

她和神瑛侍者不同,和石头不同。

石头和神瑛侍者是不满天堂生活,他要下凡来享受满足人的物质精神情感需求下来的,所以他有比较强烈的叛逆性。

这个叛逆性呢当然也传染给了绛珠小草,绛珠仙子。

但是绛珠仙子下凡的动机和石头是不一样的,这是我们需要注意非常重要的区别。

石头下凡,神瑛下凡是对天不满,因为你不让我补天,我有补天之才你不让我补。

绛珠小草下凡是因为她的恩人下凡了,她要报恩而跟随去了,因此林黛玉在叛逆性上的目的和程度跟神瑛,跟贾宝玉是不一样的。

这是我们要注意的,就是它有相通的一面,也有不同的一面。

林黛玉身上的神性表现得最突出、最可贵的是什么呢?也就是说,如果和薛宝钗相比,她最突出的是什么?最突出的就表现在林黛玉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

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元春省亲的当晚,元春让大家做诗,黛玉当时决定大展其才压倒众人。

今天我要在贵妃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我的诗才,能够让她得到赏识,比别人都强。

这个思想在当时了不得,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弱点就是缺乏竞争意识,这是中华民族后来在明代中后期落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文化史上的原因,因为中国历来都是强调中庸的,枪打出头鸟。

中国有这样大量的成语俗语,不要说女人了,连对男人都是反对出头的。

林黛玉身上表现出来的这种要表现自我价值、要让自我价值让别人了解、重用、欣赏的意识,在当时是非常进步的。

结果遗憾的是,元春只让她们做一首,所以林黛玉很快写了一首,结果得了一个并列冠军。

元春最后评定的时候说,还是薛林二妹妹最好,但是我们都看得很清楚,薛不如林。

宝钗的那首诗是典型的应制诗,过去皇上跟他的臣子部下每人都写一首,就是这种。

宝钗的那首没有诗味,而且基本上句句都是歌颂。

林黛玉的起码有一句非常好,非常有气魄:“借得山川秀”,气魄多宏大。

林黛玉那首诗水平明显高于宝钗,而她是信手写来就得一个冠军。

所以从这地方看得出来,林黛玉在当时具有超前意识的这样一种精神境界,这是她神性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林黛玉的象征物除了是小草以外,还有两样。

一样就是竹子。

林黛玉住在潇湘馆,一进院子,“有千百竿翠竹遮映”,“后院墙下得泉一派”,“一派”就是泉水是很小,“开沟”,开一条小沟,“仅尺许”,那沟很窄,就一尺多一点宽。

注意潇湘馆里面的竹子是具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的,因为竹子这个意象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是表示文人刚直不阿、有节气、有骨气。

而大观园所有的院子里只有潇湘馆有竹子。

潇湘馆这个名字照理说不是很吉利,为什么?因为它暗示了舜帝南巡,久久不归,他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南下寻夫,后来知道舜帝已死,于是泪洒斑竹,“斑竹一枝千滴泪”,投湘江而死。

但是当时起诗社的时候,大家要用别号,用一个笔名,别人说就叫潇湘妃子吧,因为她住潇湘馆,林黛玉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其实真不错。

那么这些翠竹就暗示了林黛玉将来不幸的命运。

但是这千百竿翠竹象征着林黛玉人品高洁,具有一种独立的文人的气质。

林黛玉是这些女孩子当中最有骨气的,跟薛宝钗一比就比出来了。

就在元春省亲的当晚,贾宝玉写诗写不出来,憋得没折的时候,宝钗和黛玉都过去关心。

宝钗说贵妃刚才把红香绿玉改成怡红快绿,她不喜欢“绿玉”两个字,你还非要写那个,你不是成心跟她争执吗?宝钗是处处小心谨慎,怕贵妃不高兴。

宝玉受到启发了,他说对了,以后我不叫你姐姐了,我就叫你老师吧。

宝钗说怎么又叫姐姐了,在上边穿黄袍的才是你姐姐呢。

这些地方就写出了宝钗她非常世俗的一面,她和林黛玉一比光彩就不如人。

而且我们注意到,刚才讲了,那个泉水从墙外面流进来,那个沟很小、很窄、很浅,我们注意一下,大观园里面有很多院子,大观园里面也有很广阔的水面,但是院子里面有水的只有潇湘馆。

我们知道,水在中国传统...

红楼梦中史湘云的故事

史湘云是一个具有中性美的女子形象。

她心直口快,开朗豪爽,爱淘气,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身着男装,大说大笑;风流倜傥,不拘小节;诗思敏锐,才情超逸;说话“咬舌”,把“二哥哥”叫作“爱哥哥”。

她是一个富有浪漫色彩、令人喜爱、富有“真、善、美”的豪放女性。

史湘云后来和一个颇有侠气的贵族公子卫若兰结婚,婚后生活还比较美满。

但好景不长,不久夫妻离散,她因而寂寞憔悴。

至于传说有的续写本中宝钗早卒,宝玉沦为击柝的役卒,史湘云沦为乞丐,最后与宝玉结为夫妻,看来这并不合乎曹雪芹原来的写作计划,乃附会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的回目而产生。

其实“白首双星”就是指卫若兰、史湘云两人到老都过着分离的生活,因为史湘云的金麒麟与薛宝钗的金锁相仿,同作为婚姻的凭证,正如脂批所说:“后数十回若兰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

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那么,“提纲”是怎么“伏”法呢?这一回写宝玉失落之金麒麟(他原为湘云也有一个而要来准备送给她的)恰巧被湘云拾到,而湘云的丫鬟正与小姐谈论着“雌雄”“阴阳”之理,说:“可分出阴阳来了!”借这些细节暗示此物将来与湘云的婚姻有关。

这初看起来倒也确是很象“伏”湘云与宝玉有“缘”,况且与“金玉姻缘”之说也合。

黛玉也曾为此而起过疑,对宝玉说了些讽刺的话。

其实,宝玉只是无意中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就象袭人与蒋玉菡之“缘”是通过他的传带交换了彼此的汗巾子差不多。

这一点,脂批说得非常清楚:“金玉姻缘已定,又写一个金麒麟,是间色法也。

何颦儿为其所惑?故颦儿谓‘情情’。

(末回《情榜》中对黛玉的评语,意谓‘用情于多情者的人 ’)”绘画为使主色鲜明,另用一色衬托叫“间色法”。

湘云的婚姻是宝钗婚姻的陪衬:一个因金锁结缘,一个因金麒麟结缘;一个当宝二奶奶仿佛幸运,但丈夫出家,自己守寡;一个“厮配得才貌仙郎”,谁料“云散高唐,水涸湘江”,最后也是空房独守。

“双星”是牵牛、织女星的别称(见《焦林大关记》),故七夕又称双星节(后来改为双莲节)。

总之,“白首双星”是说湘云和卫若兰结成夫妻后,由于某种尚不知道的原因很快离异了(也可以说是阴阳永隔),成了牛郎织女。

这正好作宝钗“金玉良缘”的衬托。

《好了歌注》:“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脂批就并提宝钗、湘云,说是指她们两人。

可见,因回目而误会湘云将来要嫁给宝玉的人们,也与黛玉当时因宝玉收了金麒麟而“为其所惑”一样,同是出于误会。

史湘云心意明媚,行动亦不犹抱琵琶,举手投足。

史湘云的旷达不是一种出世孤傲,而是一种入世的情趣。

趁兴时大块吃肉,忘形时挥拳拇战,偶尔男儿装扮, 白日里佻达洒脱, 顾盼间神采飞扬,须眉也须自拙。

在大观园中,史湘云的身世既富且贵,虽因家道中落、不复为富,却也不端着贵族的空架子。

她既无视高低贵贱,又不拘于男女之别、 与人相交、一片本色、无功利之心。

史湘云身为女子却有男儿的疏朗与开阔胸怀,她不为女儿的皮囊所累。

在三十一回的阴阳之辨中,翠缕的喋喋不休、 史湘云的循循解答,使主仆间弥漫着一片宛如姐妹师生的平等气息。

而史湘云如此深入浅出的思辨, 却不像那些见风落泪对月伤怀的深闺怨女.当她如春风般掠过我们的视野时,人们都陶醉于她的风度而浑然忘却她的庐山面目。

我们在《红楼梦》里,似乎没有见过湘云真正发过什么愁,总是嘻嘻哈哈,对生活兴味盎然,充满热情。

对于她这一性格特点,作者不仅在判调和红楼梦曲中作过点化,而且曾多次做过诗意的彩绘。

她第一次出现,作者就表现了她"大说大笑"和"咬舌"的性格特点,并且说她陷入宝、黛、钗的爱情纠葛。

她的到来,使黛玉两面吃醋,与宝玉发生争吵。

第二天清晨宝玉前去看黛玉、湘云: 只有他姊妹两个尚卧在衾内。

那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

湘云却一把青丝,托于枕畔;一幅桃红绸被,只齐胸盖着,着那—弯雪白的膀子,撂在被外,上面明显着两个金镯子。

宝玉见了叹道:“睡觉还是不老实……” 通过两人睡态的描写,表现不两个迥然不同的性格,并且将黛玉的处事精密与湘云的大而化之作了鲜明的对比。

在大观园中,史湘云既无视高低贵贱,又不拘于男女之别、 与人相交、一片本色、无功利之心, 这和宝钗、黛玉大为不同。

宝钗虽识大体又善施小惠, 但人事的轻重在她的行事中是层次清晰的;黛玉虽为封建社会的叛逆者,但封建社会的等级高下, 在她的心中亦是泾谓分明的,小姐绝然不会和丫鬟是平等的,孤芳自傲是黛玉的本性。

曹雪芹在塑造美女形象时,从不把人物写得完美无缺,尽善尽美;而往往是写成美玉微疵。

如黛玉的弱症、宝钗的热症、鸳鸯的雀斑等。

这些“微疵”不仅未影响人物形象之美,反而增加了特色,使人物形像更加鲜明。

在塑造史湘云这一形象时,也运用了这一美学上的辩证法。

他不仅使这一美丽的少女有“咬舌”小疵,而且让她于抚媚中杂染了一些风流倜傥的男风。

她在穿着上总是喜欢男装。

一次下大雪,她的打扮就与...

《红楼梦》 丫鬟夸宝钗,贬黛玉是第几回?

林黛玉多愁善感,薛宝钗有她的天真烂漫和成熟,如果没记错,那一回是不是葬花和扑蝶的?还有是不是有人说宝钗陷害黛玉的那一回?记不太清了。

如果是这一回的话,形象就和我前面讲的一样。

葬花就不多说了,除了多愁善感看不出太多来,这是林黛玉至始至终的形象吧,宝钗一直给人沉稳老道的感觉,但是这一回从宝钗扑蝶来看,她在人后还是一个爱玩的女孩。

然后紧接着是她怎样为自己摆脱窘境,这里又可以看出她的明哲保身,说陷害黛玉还是严重了点,恰好说了她而已,说谁都有可能,况且,原文中就有提到宝钗来不及多想。

求红楼同人小说

穿越红楼之王夫人穿越红楼之我是悍妇我怕谁〖红楼梦〗宝钗记红楼厨子红楼之宝钗的悠闲生活红楼之继母不易红楼之贾迎春红楼之探春远嫁梦探红楼红楼之晴雯种田记红楼之平妻谋略红楼之林家小妾红楼庶女养成记红楼莫探春红楼之成为英莲红楼折钗记红楼清梦红楼情可轻倾红楼之芙蓉重芳(晴雯)红楼之凤还巢红楼之林家方圆红楼之清风入梦再梦红楼之春上春 PS:想要的话留个邮箱,我发给你

关于红楼梦读后感的作文红楼梦原文描写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的外...

先说说别的.恩,绛珠还泪如何.这个写于第一回的神话故事大多数被叫做木石前盟.当然这也是个很美丽的名字,但是就我本人来说,我更喜欢叫它绛珠还泪.下面写几条关于美丽故事的美丽脂批.甲戌本和庚辰本上都没有的,是在蒙古王府本上的.绛珠之泪偏不因离恨而落,为惜其石而落,可见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计惜之乎?绛珠之泪至死不干,万苦不怨,所谓求仁得仁岂得怨乎?悲矣.美吧?下面切入主题,究竟是谁扼杀了宝黛前生就定下的爱情.决定者————贾元春要说元春也挺冤枉的,其实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被她老奸巨滑的母亲 王夫人给利用了.十七、十八回元春省亲的时候,对待黛玉宝钗还是一视同仁的.但是到了二十八回元春颁赐端午节的节礼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宝玉和宝钗的节礼一样,很多而且高级.但黛玉的却和三春姊妹一样.连宝玉自己都奇怪“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这显然是有着明显的指婚的意思了.这个单纯的节礼,给三个当事人造成了各自的心理波动.有了宝玉的誓言,“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说,日后自然明白.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有了宝黛后来的大吵大闹.有了老祖宗的那句谶语——不是冤家不聚头.元春对黛玉的态度突然就不如宝钗了,为什么.深宫中的元春所有关于贾府的情况,都是从王夫人那里听到的.书中曾经写过,每个月,王夫人可以进宫看望元春.那么,除了王夫人说了黛玉的不好,还能有什么别的猜想么?而她偏偏又是皇妃,所以,她对于宝玉婚姻的意见,就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姐姐对弟弟的关心了.这是旨意,连贾母都得遵守的旨意.罪魁祸首————王夫人 薛姨妈王夫人不喜欢黛玉,从各个方面都可以看出来.且看她如何论晴雯.“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她也就差说那狂样子也像林妹妹了.再看这位王善人对黛玉的关心.“我昨儿记得一个药名,什么金刚丸……”而准确的药名被宝钗说出,是天王补心丹.与什么金刚丸风马牛不相及的名字.连个最最简单的药名她都记不住,还装关心?!假惺惺的她蒙谁呢?!薛姨妈真慈?五十七回的回目是这样的:慧紫鹃情辞试莽玉慈姨妈爱语抚痴颦在潇湘馆里,这位慈姨妈说了这么段话.“管姻缘的有一位月下老人,预先注定,暗里只用一根红丝把这两个人的脚绊住,凭你两家隔着海,隔着国,有世仇的,也终久有机会作了夫妇.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凭父母本人都愿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二十五回,王熙凤就茶叶的问题开宝黛二人的玩笑的时候,脂砚斋有这样的批语甲戌本:二玉事在贾府上下诸人即看书人批书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书中常常每每道及,岂具不然,叹叹!庚辰本:二玉之配偶在贾府上下诸人即观者批者作者皆为无疑,故常常有此等点题语.我也要笑.兴儿后来跟尤二姐介绍荣国府情况的时候,也说“宝玉的亲事,准是林姑娘定了的.”那么薛姨妈说那些话想表达什么意思?!“别以为你林黛玉和贾宝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年年在一起,众人都觉得你们是好姻缘,你们就能成亲.如果月下老人没有把你们绑在一起,你们也别……”请问诸位,这是慰?还是打击?这薛姨妈是慈?还是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 忍淹流这些都是她的句子,她对自己命运预示的句子.后来有个叫富察明义的人,他有《题红楼梦》二十首绝句,其中有一首诗是这样的.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她死了.求仁得仁不得怨求爱得爱不得恨.她泪尽了.回到三生石畔,又变成那小草.他和她传奇般感伤的爱情,屈服给了风刀霜剑的现实,屈服给了金玉良缘.他们只能了结了人间的风月债后回到三生石证前缘了.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系她一生心.负他千行泪.一所大观园.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红楼梦87版第34集中宝钗所写之诗是什么?

相关推荐